今天是:今天是 2020年11月26日

三 清 山 米 粒 石 探 源

发布日期:2020-07-27 浏览次数:430

         世界自然遗产地、世界地质公园、道教名山三清山地区发现一种该区特有的奇石,以卵石形态分布在三清山附近怀玉乡和南山乡的小溪、河流里,该石经河水冲刷、翻滚打磨,外形浑圆,体态稳重,硬度约摩氏6~7度。石体中或多或少地分布着如同米粒状的矿物晶体(集合体),当地人称米粒石、米石或米饭石。很多当地居民家里都供奉这这种石头,祈求五谷丰登。

        根据石头中米粒(晶体)的多少、大小、颜色及分布特征分为大米、小米、珍珠、贡米、白米、黑米、黄米、芝麻、铜钱、豹纹、雪花等10余个品种。米粒石的发现,给奇石领域增添一个新的石种,犹如一朵奇葩在奇石界绽放。

        作为三清山地区特有的石种,米粒石中的“米粒”是什么?它们又是怎样形成的?到目前为止关于米粒石形成有三种说法,一是神话传说。相传在很早很早以前,人类之母女娲听说三清山一带有妖魔作怪,使得山民饥肠辘辘,民不聊生,于是她只身来到三清山帮助人类收伏许多妖魔,并在山石上留下了用仙水、仙米煮成的米饭给山民。自此,三清山一带的山石表面看起来就有很像是已经煮熟的米粒撒在上面了。三清山一带,当地居民很多人家里都供奉这种石头,祈求五谷丰登。二是古生物衍变说。认为在距今6亿年前的震旦末期,三清山地域为浅湖海区,生存着大量的古生物小壳虫等,海浸一直延续到奥陶纪末期,沉积4000多米厚的浅海相砂页岩和碳酸盐岩类,巨厚沉积物在静压作用下,形成古生物化石。三清山奇石“米粒石”中的“米粒”很有可能就是古生物小壳虫等身体衍变而成的化石。三是天外来客说。认为“米粒石”可能就是低石铁陨石.石头表面看起来很像是已经煮熟的米粒是高温熔融而成。对于此类的石头,有的表面呈现透明玻璃质熔壳,有些品相好的还残留黑色高温碳类物质,测试有的中磁性,有的中弱磁,有的则无磁性,此类石头密度大,质量沉,硬度强,石质细腻。表面分布的类似“米粒,豆粒,球粒”实质就是陨石高温熔流物质所形成。“米粒石或是叫米饭石”可能就是远古的石陨石,是神秘的天外来客。上述三种说法不管是传说还是推测都是缺少科学依据。

         三清山的“米粒石”是奇石届的一朵奇葩,带给人们的是美的享受和无尽的遐思。对于它的真实“身份”,有必要给予科学的解释和定义。

        经取样镜下鉴定,米粒石呈斑点状变晶结构、鳞片变晶结构、包含结构,块状构造;主要矿物:堇青石呈斑点状集合体出现,圆-椭圆形,粒径1.5-2.8mm(手表本可见10mm以上粒径),常见六连晶,包裹石英、黑云母、磁铁矿,含量约55%,绢云母、绿泥石呈鳞片状,分布于斑点(晶)间隙,含量约36%;黑云母呈片状,片径

0.01-0.05mm。 约占5%;磁铁矿它形粒状,粒径 0.01-0.05mm。约占2%;石英它形粒状,粒径0.01-0.1mm。约占 2%。岩石常见碎裂,沿裂隙充填石英形成石英细脉,脉幅 0.05-0.08mm。依据镜下鉴定结果,三清山米粒石实际为斑点状云母堇青石角岩,是原岩为泥岩、页岩经过热接触变质形成的一种变质岩。其中“米粒”为堇青石或堇青石集合体。堇青石是一种硅酸盐矿物,玻璃光泽,透明至半透明 ,摩氏硬度为7~7.5,相对密度2.60,随Fe的含量增多而逐渐变大。品优色美的堇青石被当作宝石,宝石级品种颜色为蓝色和蓝紫色,部分为无色、白、灰、浅黄、浅紫或浅褐色,而经过风化的,则略带绿色。如果风化程度增加,堇青石可变为云母、绿泥石或是滑石。晶体呈短柱状,集合体型态呈粒状或块状,晶体偶具反复双晶而呈假六方形;化学组成为富含铁、镁、铝的硅酸盐,成分中的镁可被铁或锰所置换,而部分的铝也可被铁所取代。

        三清山地区位于扬子板块与华南板块接合带的北侧,江南古隆起与北缘盖层的接合部位,经历了晋宁旋回、澄江—印支旋回以及燕山—喜马拉雅大陆边缘活动带阶段,属于接合带的怀玉构造单元。依据赣东北地质大队区调资料,三清山地区在地质史上经历了14亿年的沧桑巨变,曾有三次大海侵和多次地质构造运动及岩浆活动。

   第一次大海浸发生于14亿年前的中元古界。那时三清山地区的地壳运动正处于“地槽”沉降阶段,海水浸没达4亿年之久,沉积数千米厚的双桥山群的复理式海相碎屑岩,并夹杂有海底火山喷发物。在“晋宁运动”后,才结束了地槽式沉降历史,地壳开始逐渐回返上升,出水为陆,三清山地区进入相对稳定的“地台”阶段。此后地壳仍有升降,只是沉降速度和缓,范围广阔。

   在距今6亿年前的震旦末期,发生第二次大海浸,海水浸没达1.6亿年之久,一直延续到奥陶纪末期,沉积4000多米厚的浅海相砂页岩和碳酸盐岩类,并含有三叶虫、笔石和海绵等海相古生物化石。以上两次大海浸,曾使三清山本部变成一片汪洋大海。后经奥陶纪末期的“加里东第一幕”造山运动,三清山再此完全脱离海水环境,变海为路,不再接受沉积。这个时期沉积的砂页岩、泥质岩是形成米粒石的母岩。

   在距今4.4亿年前的志留纪早期,又发生第三次大海浸, 但海水仅到达三清山东南角的边缘部分。侏罗纪晚期与白垩纪,三清山区域内发生异常强烈的造山运动,即燕山期运动,并伴随有大规模的酸性岩浆浸入活动,尤其是早白垩世形成的超酸高硅、低钙、富钾为特征的三清山(怀玉山)岩体、灵山岩体侵位形成,给附近围岩带来大量热能,在岩浆体的温度影响下,部分围岩(砂页岩)产生吸热反应,通过变质结晶和重结晶,形成新的以堇青石、绿泥石、绢云母、黑云母、石英、磁铁矿为主矿物组合和组构的岩石即米粒石的母岩云母堇青石角岩。由于围岩与岩体相对位置不同,距离不一,母岩成分差异等,变质结晶或重结晶程度不同,导致堇青石结晶体或结晶集合体大小、颜色等差异。

  在距今二三千万年前的年代里,相继发生喜马拉雅期的造山运动,即新构造运动,山岳大幅抬升,伴随水力侵蚀作用的强烈下切,使地势高低差悬殊。由于三清山地区的地质环境正处于造山运动既频繁又剧烈的地段,山体不断抬升,长期风化侵蚀,加上重力崩解作用,一方面形成了峰插云天,谷陷深渊的奇特地貌。同时部分米粒石离开母岩随水流进入小溪、河流,通过搬运、自然打磨,形成米粒石。随着时间推移,早期形成的米粒石又经过分化、蚀变,部分米粒石颜色产生变化,形成目前不同颜色的米粒石。

        三清山米粒石和三清山风景区的形成,可以说都是天工造物,大自然的杰作,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宝贵财富。秀美三清山,奇葩米粒石,米粒石一经发现就得到奇石界的关注和接纳,我们相信,米粒石作为三清山地区特有的一个奇石新石种,赋予其科学定义后,一定能够走出大山,走进千家万户,给人们带来更多美的享受。

                                                                           (队地调所:陈寿椅)